Romance

昨天走在Pitt St,远远听到吉他的声音,就知道Tom Ward又在那里弹琴了。此人虽只是个街头艺人,但是琴声却很有辨识度,远远听见,便知是他了。

于是走过去站在一旁听了会儿,刚想走,听得他说接下来要弹一首“简单的,浪漫的”西班牙曲子,我突然觉得会是Romance,就决定等等再走。

等了一会,Romance的旋律响起,果不其然。

几年前最早见到Tom Ward在Pitt St弹琴时,我就是被Romance吸引过去的。Romance是少有的我熟悉的吉他曲,也是我最喜欢的曲子之一。那天似乎是圣诞前的某一天,不知是步行街有什么特别的音响效果,还是他那把破烂的木吉他有什么魔力,我在街边站着听了好久,莫名地觉得这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Romance的演奏,临走前还特意买了一张他自制的CD。Tom煞有介事地问了我的名字,在封皮上写下一通祝愿,然后签名。我在一边心里想的却是:小哥你的专辑封面本就不怎么好看,再配上你这一笔比我还不如的英文字……

拿着CD回家一听,发现居然没有Romance,大为失望,听了几次后就束之高阁。

于是Tom便无意中给我下了个套:我喜欢听他弹Romance,觉得比其它各种名家大师的版本都好听,而他仅此一张的CD里却没有这首曲子,我若是想听,只好去Pitt St找他,还得运气好碰上他正好在那里,而且愿意弹这首曲子。

后来几次我路过Pitt St运气都算不错,见到他在那里,而且等一会基本都能等到他弹Romance。于是每次我就站在路边等着,等他弹完我想听的曲子,然后再走。印象最深的是某个深秋或初冬的日子,下午五点多,阴冷,有风,天色已暗。他刚到步行街,打开他的音箱,调好音。我刚好路过,便在路边站定,看他抱起他那把破破烂烂的吉他,手指一拨:Romance。此时围观的人群尚未聚起,步行街上匆匆走着结束购物的人们,我一个人站在街边,看着他在我几步之外的地方弹琴。一曲Romance结束,人群慢慢聚拢过来,我转身离去。

好运气到此为止。后来Tom似乎练了新曲子,每次碰见,任我一直等,也等不到他弹Romance。于是每次听他弹琴,便总觉得少了什么。

然后昨天神使鬼差地,他突然就又弹起了Romance,我大为激动,正想着怎么才能录下来时,突然旋律一转,变成陌生的调子……我目瞪口呆,摸手机的手僵在口袋里,不知如何是好。过一会又响起Romance的旋律,几小节过后,又是陌生的旋律。

好吧,原来几年没听见,他把曲子改了。自然,一个玩音乐的改改曲子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尤其是街头艺人,天天弹一样的东西,又如何吸引观众呢?悉尼的街上哪来这么多跟我一样的傻子,见到他就等着听Romance?

只是……这次改的……没有以前好听了。同样的人同样的吉他,我同样怀着抑郁的情绪,甚至连季节时间都接近,可是这次的琴声再也没有办法把我带回那个阴冷的下午。

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个阴冷抑郁的下午又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