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九

周末去见了心理医生
做了DASS21测试
医生似乎很谨慎
没有直接说我是抑郁症
也没有提我到底是什么程度
虽然我自己也能猜到

对于吃药这件事
我果然还是有些抗拒
似乎在我看来
那样我便不是我了
还是先等考完试再说吧

这两天依旧不太好
或许是因为去看心理医生的时候车蹭了的缘故
像上次一样
当下我就表现出巨大的不满和焦躁来
然后是害怕和不知所措
坐在Campsie Centre的椅子上差点就哭了
其实比起这样脆弱的自己
我更讨厌在事情发生时那个爆发出巨大不满和焦躁的自己
事后我一次次回想起来
只觉得当时的自己声音到动作都和父亲一摸一样
心里只觉得一阵厌恶和惶恐
我终究是他的儿子
终究摆脱不了他的影子
尽管小时候我那么想成为他
可是后来却极力想让自己和他不一样
不想让自己的言行和举手投足和他有分毫相似

写到这里便又厌恶起自己来
心理医生说要我每天想一件高兴的事情
昨天晚上我用力去想
可是竟然想不出一点开心的事来
我想回忆一些高兴的事
可是回忆又一如既往地让我觉得伤感
甚至还夹着愧疚和悔恨
我总说自己不后悔从前的决定
大概是一直在骗自己吧

车要到站了
今天太阳很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