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有的时候很想写点什么,却不知道在哪里写。于是渐渐地,这就成了一个纯粹的形式问题。我试过随身带着笔记本,但是却没有什么机会去写。我也曾用过Day One,甚至在里面写了上百篇日记,但是自从程序改版之后就觉得不好用了,因为必须得花钱。倒不是说我不愿意花钱,只是我至今依然不喜欢“订阅”这样的收费模式,连1Password这种天天要用的东西,我都依旧抱着从前一次买断的旧版不放,即便Safari已经不支持旧版了。
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回到了blog这个地方。虽然现在提起blog仿佛是在说什么上个世纪东西,但我依然是喜欢blog的。我的担忧,无非就是blog这个东西隐私性没有那么完备,尽管我已经选择了不收入搜索引擎。想来也的确奇怪,早年写日记的时候,巴不得送到别人眼睛底下求别人看,现在却只想把自己写的东西收起来不让人看见。究竟为何如此,我也说不清楚。

于是现在已经是2020年了。确切地说,2020年的第一个月也已经要过去了。最近肺炎已经闹得全世界都不得安生。上一次出现这样的局面还是17年前。对现时的我而言,17年是一半的人生。前两天突然在想,上次街头空空人心惶惶时,达人还是个叫嚣着要把非典病人都杀了的法西斯,可现在却早已是个基督徒。就这样,我终于又一次地仿佛记起什么似的发现时间真的过得很快,而我们早已不年轻了。

好了,真的开始写,我就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似乎是许久不写,已经有点丧失了写的能力。就好像很多时候我在脑子里想着要如何如何去做某些某些事,而真的有机会去做的时候却又不做,或者跟确切地说,是根本不敢去做。仿佛是被机会的阳光一照射,行动的种子就立刻化为灰烬了。虽然我时常没有感觉,但这样活着,有时候真的挺难受的。

好吧,就这样吧。2020年开始了,我并不指望会有什么改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