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C98, My Home

我一向来懒得搞什么微信小程序
更不喜欢手机绑定验证
今天却因为一个能上98的微信小程序分外积极
把两个ID都验证完毕后终于登录上去了
没有看见任何认识的人
连版面都被改得面目全非
似乎减少了许多版块
我从前经常活动的软件版硬件版绘图版都没有了
连表情也变了
以至于有大约同样是通过小程序回去的老不死发帖为旧表情正名
离开了这么多年
其实心里是很清楚这般物非人也非的结果的
心心念念想要上去看看
只不过是因为一个念想而已
随便翻翻
发现论坛的人气似乎也降了很多
本以为校内的论坛大概不会受到社交网络的冲击
现在看来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一路走来还在
搜索了一下
找到了毕业前的日记
打开一看居然有390多页
我还真是惊讶了一下:
原来我当年写了这么多日记吗
仔细想想
似乎记忆中那个帖子的确有将近400页
只是时间太久
我已经淡忘了
的确是忘了
就连登录密码我都试了三次才试对不是吗

可结果
即便98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98
甚至可以说已经不再是一个完整的98
就仅仅因为“又能上98了”
种种回忆还是猝不及防地闪现了出来
我想起曾经用过的头像发过的帖子
想起在水楼里聊天约饭
想起从前每个晚上一点以后我在黑暗的寝室里对着自己21寸的CRT写日记
然后又想起在紫金港和西溪的那些日子
我突然前所未有地深刻感受到:
原来最好的时光真的已经过去很久了
即便我现在天天都见90后甚至95后
时时刻刻都在被提醒自己已经不年轻了
可今天晚上
在那些不受控制的属于自己的记忆面前
这种时间去而不返的感觉却深刻到切肤蚀骨的程度
让我有了一种巨大的不可名状的惶然
原来
面对过去的自己才会有最深刻的对比

小程序的首页上写着:欢迎前辈回家
一看到突然便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我想起我第一次做98站衫时
因为想不出背面的图案
于是索性就写了“My CC98, My Home”
没想到这句话后来被广为使用
似乎都成了某种意义上的论坛口号
不过知道它来历的人应该是极少
而当初我也是随手一写
不曾想过十几年后的今天居然应了自己写过的这句话

My CC98, My Home
即便只有今天
我回来了

四月十六日

很久没写日记了

写完了第一个作业
心里却不是很有底
说起来这个学期总觉得莫名地不在状态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记性越来越差了
还是因为书里提到的case太多
看过的case的名字居然想不起来几个
应该真的是记性变差了吧
有时候回忆过去的事情
却发现最近这些年的记忆空白得可怕
仿佛只是在疲于奔命
什么都没有留下
如此一看
写日记果真是有写日记的好处
起码记忆空白的时候
还有些白纸黑字来填补

突然又有些情绪不好
也许是因为缺少睡眠的缘故
可是我似乎从来也补不上我缺的睡眠
每次周末的时候总以为自己可以补回欠账
结果和平时别无二致
其实每周的reading也是一个样子

于是便觉得很疲倦
其实有时候觉得
疲倦似乎才是长期的
有精神则是暂时的

洗完澡又看了Creamheros的猫咪视频
这俨然已经成为我每天放松自己的一大重要方式
看到管家十分愉快地招呼着猫咪们一起去看电影
我突然十分羡慕起来
不是羡慕她有7只猫
而是羡慕她可以这么开心

晚上打了电话
我还是讨厌打电话回去
尽管星期四的时候心理医生刚刚在这个问题上好生教导了我一番
可我当时心里就觉得并不会改变什么
果然如此
我变不了
他们变不了
谁也变不了
一切就也变不了

Kong yi

标题是梶浦语
最近下了两张FictionJunction的现场
就又中了梶浦大妈的毒了
意外地发现了不少好听的歌
其中最中意的还是媛星和目覚め
两首歌其实是一样的
编曲不同而已
我很快就又陷入了不停循环的状态
并且去找了原版
也就是舞Hime的OST
下载下来一看
媛星居然有多个版本
一听发现都不错
而且是少有的录音室版胜过现场版
究其原因
主要是录音室版速度更慢
唱得也跟收敛
反而更能渲染情绪

不太好的一点是我似乎又陷到歌的情绪里了
这样一首歌词毫无意义的歌也能把我拉进去
想来自己也觉得无奈
我有时候想
究竟还有多少人跟我一样
会连着几个星期被一首歌操控情绪
而我之所以会这样
我的心里又究竟是怎样的记忆和思绪在作祟
我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拉到抑郁的情绪里
到底是想对自己干什么

十月十一日

现在干脆都拿日期当标题了

早上看书的时候翻了翻Reading Guide
惊讶地发现下周课就上完了
然后11月中旬考试
时间也过得太快了点

昨天拿到Torts的作业
成绩一般
不好不坏
低落了一阵
想来是又只有努力保C的份了
不过话说回来
以我不善于考试且上课不喜欢发言的特性
就算是作业拿到好成绩
最后总分多半也还是个C
离考试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然而这个学期欠了很多的债
也不知道补不补得完
暑假看看能不能搞到下学期两门课的Reading Guide
然后提早开始准备吧

下周二要做Presentation
书才开始看
还有个麻烦的申请要写东西
接下来就是复习准备考试
还在想11月初是不是应该去把CPD做了
翻译的CPD也还没做
被某些无聊机构一折腾
还非得去找个耳语传译的CPD才行
还要办回国的签证
如此一看
接下来这一个多月根本就是不得安生
静下来的时候想一想
总会疑惑自己天天这般忙碌到底为什么
真的闲下来
又总被焦虑和惶恐支配
总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可是这似乎是个不现实的愿望

十月

之前觉得自己好了
这些天又开始不好起来
似乎不该放这个期中假的
现在是期中假期兼Long weekend的最后半个小时
我十分地不想它过去

本来想着期中假期要做很多事情
结果又是没做成什么
我只是一直焦虑
似乎是闲了一点
有时间娱乐一下自己
上班也不忙
可是却依旧觉得很疲倦
这两天事情又堆起来
想着又觉得一阵阵地厌烦
昨天出了门
看到海边的一座房子的时候
我突然在想
要是生活在那样的房子里
每日坐在落地窗前看看海看看书
不用做别的什么
我大概就会精神好起来吧
今天早上开始就无端端地一再想起Mad Men里的那段话:
Happiness is the smell of a new car.
It’s freedom from fear.
It’s a billboard on the side of the road
that screams reassurance
that whatever you are doing is okay.
我其实一直都知道
自己总是活在对于明天的恐惧里
所以便总是被自己耗得精疲力尽
可是freedom from fear
又是多么奢侈的愿望
我只要reassurance便好
只是随着年岁渐长
我早已清楚地知道
没有任何人可以再给我reassurance
我只有自己一个人面对明天而已

晚上看了天空之城
突然发现Last Exile在很多地方应该都是在致敬这部作品吧
明天又要上课了
还有没做的事情
没看的书
然而此时此刻我却什么都不想做了

九月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潜意识里认为
如果我写的东西变少
那就是自己处于比较良好的状态
所以大概我姑且可以算是坚持了三个月了吧

其实真的要说状态
倒也不见得特别好
最近累得很不说
上课也一直觉得一头雾水
外加总觉得记忆力差了很多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前两天写作业
两本书翻来翻去
还是没有搞明白很多东西
反倒是惊讶于自己尽管每周看书
还是欠下了这么多债
坐在电脑前翻着书犹犹豫豫地敲着字
勉强写完了第一部分
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感觉非常不爽快
刚刚又拿到Contracts的临时CP成绩
只给了个Pass
其实也没什么不合理的
因为我的确不喜欢发言
这么想来突然有点绝望
似乎我又正在做一件和自己格格不入的事情
想到从前看到一篇文章里写法学院的Rat Race
大概就是如此
然后很阿Q地想
我本就不是会热衷于竞争或表现的人
这也不是一个Pass可以改变的事情
我也不厌恶现在学的东西
毕竟是自己主动去申请的
所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就好

这么想了一遍
感觉似乎又觉得安心了一些
只是活在这样的世界上
很难不为各种虚无的东西感到困扰
又或者说到底
人生本无意义
什么事情都可以被当做虚无
若是真的不在乎
岂不是得出家当和尚去了
其实和十年前一样
我又哪里知道以后怎样
一直以来我都是似乎无甚目的地任凭生活把我带往某处
尽管一直对此感到不安
却也一直不曾打破过这样的局面
也不知是自己不愿意打破
还是不敢打破

那么
就继续这样罢
似乎我为数不多的安心
也唯有在这样茫然的不安里才能存在下去

七月

六月就这么过去了写了几行未发布的字
回过来再看时觉得不知所云
便删去了

上一篇里写:
上完本学期的最后一节课
而写这篇的时候
四天以后就是下个学期的开始

连着买了三天的电影票
看EVA新剧场版三部
一直存在电脑里想等最后一部出来的
没想到居然能有机会进电影院去看

最近在看《我们》
某天一边看着书一边耳机里传来《のぼれ! すすめ! 高い塔》
突然觉得这首歌和小说莫名地搭调
改一改歌词再配上铜管乐器演奏
应该可以做大一统国国歌了吧

前些日子看了下自行车
本来只是以大行为目标的
结果发现大行在澳洲不好买
然后转去看Tern
又发现Tern在悉尼也不好买
结果就看到了Brompton
尽管网上都评论Brompton的车性价比不高
我还是立刻被吸引了
仔细想想
这种向外观妥协的取向
还真是符合我一直以来的做法
不过Brompton毕竟是真的不便宜
真要下手
估计也还得等好一段时间吧

六月一日

上完本学期的最后一节课
下课晚了
火车上莫名其妙地人多
并且有一股莫名的污浊感和潮湿感
虽说也是常有的事情
却每次总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

听了《第二幕》的两首歌
真是越来越黑暗崩坏了
相比之下《第一幕》简直可以称得上光明
老婆说我总是看过于阴暗的动画片
其实我连听的歌也很阴暗
也不知是这些东西早就了我糟糕的性格
还是因为我糟糕的性格使我喜欢这些东西

复习课上的目瞪口呆
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懂
想来上学期似乎也是如此
看来接下来三周任务很重
有时候想想过了就好
有时候又觉得应该要努力考好

周末要开始复习
并且无论如何得把欠下的事情做了
不然怎么也无法往前走

今天确认了一直以来怀疑的事情
情理之外
意料之中
每家都有自己的困境
甚至困难到无以为继的地步
这样想想
我其实挺好的
其实我一直都挺好的
只是我一直自己折磨自己
不是么

儿童节

开始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是5月31日晚上11点49分
我觉得我又回到了几天前不好的状态
仿佛昨天只是回光返照

明天是复习课
可是问题还没有看完
也不想去看
昨天似乎很有效率地做了一些事情
然而今天又陷入了泥沼
什么都不想做
突然在想
本来觉得为了考试所以不能吃药
然而倘若我真是这副样子去考试
又跟废人有什么区别

现在已经过了12点
6月1日了
三十多岁的人了总还是记得今天是儿童节
总告诉自己今天应该要高兴
可是现在我只想自己一个人躲起来哭

Nightmare

昨天本来感觉似乎还可以
没有觉得特别难受的时候
即便是上课忘记了带书
也没有过多责怪自己
结果晚上打电话回家
就又把这样的一天毁了

写到这里
本来又想发很多牢骚的
却突然什么都不想写了
只觉得累
这些年年年如此
又有什么好写的
只是这样的噩梦却年年都能折磨我
我每一年都无法一笑置之
凭什么你们无法在我这里索取到你们要的东西时就能折磨我
而你们给不了我要的东西时我就只能一直忍着
只能自己折磨自己
好吧
我这样的人活该有病
可是我已经很努力地活着了